林潇肃艺术家的茶和累,全世界只剩下疲惫-学哥你好坏

林潇肃艺术家的茶和累,全世界只剩下疲惫-学哥你好坏

林潇肃
从凌晨到午夜,整个北京都是忙碌的。白天在地铁里挤掉鞋子的白领们,在晚上疲惫的窝在沙发里睡了。路边烧烤摊依旧忙碌着,摊主一边和喝醉的食客寒暄,一边警惕的看着周围有没有城管的车出没。
这时候,艺术家开始趿拉着鞋板闪亮登场了。他们中午12点才起床,吃了碗面条后,又刷了一两个小时朋友圈。然后有登门拜访的朋友。
茶,这时候一定要喝茶。茶具一定是精致的,热水一烫,问:喝普洱还是大红袍?
艺术家不缺茶叶,但很少有人花钱买,买过画的客人、交情不错的艺术家,往往每年都会送一些茶叶。有的时候送的多了,就拿出一些送给其他的艺术家。
来的人一般都点普洱,这是艺术家的标配。大部分艺术家并不懂大树和小树、干仓和湿仓的区别。这些无需知道,艺术家介绍茶叶的方式很简单的——我们喝普洱吧,来这一款,这个还是XX的老板王总送我的。
这句话一般有两个意思:其一,我认识的人很多啊,大企业的老总都给我送过礼;其二,这茶肯定不会差,因为王总那么有钱怎么可能送我便宜的茶?其实,王总的茶也是别人送的,他自己可能都不知道好坏。
当然还有这么说的:上次去张晓刚作客,他的一个朋友给他宋的茶,我跟着沾了个光。
人缘好的艺术家,客人是轮流来的,隔壁的艺术家、搞批评的、画廊来找画做展览的、想拉广告的小媒体记者,以及近两年兴起的艺术品电商们,一拨接着一拨,你走我来,用来烫杯子的壶一直是烫的,凳子也一直是热乎的
凳子一定是实木的,最好是红木的,坐着并不舒服,但椅面一定都磨出包浆来了。
话题也从艺术聊到了弱势群体,从黄瓜是绿色的为什么叫黄瓜聊到了政府的不作为,。大家各抒己见,不亦乐乎。如果到五六点了人还没散尽,就一起吃个饭,如果没有大的合作项目要谈,一般是路边的小馆。这个时候,酒不一定喝,但烟是少不了的。尽管整个下午都是在烟雾缭绕中度过的。
然后回家画画,上午调好的颜色现在还没干透,正好还能用。
笔刷子在画布上刷出“沙沙”的声音,艺术家觉得很惬意,也很享受。当然也有人盘算着:麻痹的这张能卖多少钱?
山中无历日,画中日月长。手机没调静音的艺术家会被电话吵到现实中来,手机调静音的艺术家会在不经意拿起手机看时间时瞄到了未接电话。
对方是另外一个艺术家口气一般不客气:我靠,你嘛呢?
艺术家抽口烟:画了一整天,还能干嘛?
对方:你来XX小酒馆,介绍个朋友给你认识。
艺术家:我赶画呢,下半年准备有个画廊想给我做个展览,画不够啊。
艺术家说话一般都是在无意中透漏出自己其实很牛逼的气质来:我的画很受欢迎,都供不应求了,那么多画廊要给我做展览,我好无奈呀……
对方说:XX公司的老总,认识一下没坏处,赶紧的啊。
这时候的酒一般都是要喝的。依旧吹牛逼,艺术家和老总互吐苦水,艺术家说自己是孤独的,中国美术教育不行,害得还多藏家看不懂他的画;老总大说在创业过程中遇到的各种困难。大家互吐苦水,你吐我一身,我吐你一身。直到有人吐到桌子下面了,大家才各自回家,散场前老总还会握着艺术家的手说:X老师,今天认识您很高兴,改天去您工作室拜访一下啊。几天后,他顺理成章的成了艺术家家里的下午客。而老总去他家的时候,一般会提一盒茶叶做伴手礼。
艺术家疲倦的回到家里,往床上一躺,发了一条朋友圈:今天一天太累了。配图一般是喝茶喝酒期间的合影,远处昏暗还摇曳的路灯,还有晚上画了几小时的画,但都要调成黑白的色调才够高大上。
也许,艺术家真的太累了,有时候,刚刚编辑完,还没来得及发出去,艺术家已经沉沉睡去了。这时,东方的天边可能刚刚泛起鱼肚白……

qrcode